谷口巧的假笑

人是不可能一边攥紧拳头一边微笑的,唯有猴子才会那样。By太宰治

(一)
真正喜欢上这部剧是在第九集。第九集的末尾,从第一集就埋下的悬案终于要被破解了:为什么谷口巧会选择不工作,做一个所谓”高等游民,实际上的啃老族。弹幕里的人纷纷在猜测原因,不少人觉得编剧一定又在耍观众——从纱织是一只小仓鼠和羽生暗恋的人是古美门就可以看出来。
果不其然,谷口的爸爸猜测原因是面试官说了很难听的话,谷口也默认了——这样的理由显然是没有说服力的,毕竟谁没有在职场上遇到过一点挫折。但是,接下来,画面跳转到十多年前。谷口巧大学毕业,去大出版社应聘,面试官提起他的父亲,口气非常不善。谷口巧很爱他的家人——这一点从前面的剧情可以看出来;但他是个温柔敦厚的人,这时,他没有发怒,更没有像他父亲说那样去殴打面试官,他愣了一下,他咧开嘴,他开始陪着面试官假笑起来,面庞变得十分可笑。然后,谷口巧坐在路边的长椅上,望着来来往往的社会人,他觉得自己做不了这样的人,或者他不想一辈子做这样的人。我一瞬间想到了《人间失格》——那不该是属于人类的笑容,熟读太宰治的谷口巧一定是知道的。
这么说可能显得很夸张,因为在适当的场合伪装自己,与别人敷衍,似乎是一件再自然不过事情。的确,这段情节出来之后,很多人都吐槽说:这算什么理由,又是另一个纱织了。但我觉得这里才是全剧之眼:那些你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,也许正是十分可笑的。绝大多数人把屈从社会的规则,把为了适应社会而改变自己的本性,当做理所应当的事情;所有的人都应该这么做,如果一个人发现他和别人不一样,那一定就是他自己的问题。人们会为自己无法融入大多数的群体而感到难过,会为自己在这个世界里活得如鱼得水感到洋洋得意;就算他们活着活着就成了另外一个人,成了行尸走肉,也毫不在乎——他们不知道的是,一个人只能活一辈子,可他们已经把这个唯一的自己浪费掉了。
当然,作为成年人不去工作这一点是让人难以接受的,谷口巧只是编剧写出来的一个极端例子。其实关键点也不在于要不要做那些违背自己的心的事情。谷口巧过于细腻善良,说他脆弱也好,他就是这样的,这对他来讲这就是一件宁可一辈子无所作为也不能接受的事情;但如果换做另一个人,他有着别的目标,愿意为这个目标付出一切,这么做也就无可非议——就像编剧借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男主之口在第二集里讲的那样: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人,有各种各样的生活方式;也许别人和你不一样,但这也没什么。许多人把男女主叫做奇葩,我想他们并不是什么奇葩,他们只是他们本来的样子,只是和大多数人不一样而已。若是所有人都在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做自己本来的样子,那么大概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是奇葩吧,奇葩这个概念早就不存在了。
说到底,就像现实中的谷口巧不可能真的不去工作一样,人也终究还是社会动物,不可能全然不理会社会的规则。大概许多人能做的只是在自己心里留一块地,不把那些规则当成理所当然的事情,尊重真正的自我,也去尊重每个与自己不一样的人罢了。

(二)
剧的名字叫“约会~恋爱究竟是什么”,所以恋爱究竟是什么呢。尽管从第一集开始我就知道男女主一定会在一起,但当我看到最后一集,阿巧与依子坐在地上啃着同一只苹果,像两个孩子一样地接吻,还是开心无比,若说这样的爱情就是命中注定的,我也乐意接受。我想,恋爱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,他们可以有不一样的生活方式,不一样的性格,不一样的爱好,也许他们之间并不总是愉快的,但他们能够相互理解,相互尊重,让对方保持本来的样子,甚至做更好的自己——这时,他们就可以偷吃同一只禁果了。
阿巧和依子在生活里,也许是那种让人第一眼瞧不上,深交下去才会喜欢的人,也正是因此,他们渐渐成了恋爱不适者。他们内心都想谈一场真正的恋爱,第九集里,阿巧与依子分别与别人约会。他们去学习自己本来不喜欢做的事情,改变自己的穿着,改变自己的作息,这绝不能算是恋爱,因为他们已经在做另一个人。生活里这样的人也很多,他们因为对方的一句话会努力将自己变成对方可能会喜欢的样子,变成适合对方的样子,以谈一场没有摩擦的恋爱,这样的恋爱当然是不谈也罢。在恋爱中,我们不可能找到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,可以让自己时时不用迁就;但至少那一个能真正尊重自己的人是一定会存在的。比如阿巧说自己配不上那么努力的依子时,比如依子对阿巧的父亲说他的教育并不失败的时候。阿巧能够理解依子的认真努力,依子也能够理解阿巧的温柔善良;与此同时,依子会让阿巧去面对外面的世界,阿巧会让依子变得更有人情味。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好的恋爱么?这当真是童话里的爱情了。

(三)
追完这一部,我想到了本季的另一部剧《问题餐厅》。剧拍得很温情,但全剧我只被感动了一次。最后一集末尾,问题餐厅由于种种原因终于不得不关门停业,女主角阳子在忙碌完最后一个晚上之后睡着了,做了一个梦:梦里男性女性共同经营着一个餐厅,尽管他们性别不同,性格各异,却在为同一件事情努力着,一男一女两位主厨在厨房里忙碌,善交际露耳妹的接待着客人,懂得经营的东大女与男同事谈论着新菜谱……若说理想世界,我心目中的理想世界就是这样的,人人相互尊重,各有所长,各尽其能,即使不去伪装委屈自己,也再没有歧视和争执。然而这仍然是梦。
大概《约会~恋爱》说的也是同一件事情。男主和女主依然是原来那样与众不同的人,谷口不愿假笑,依子不再撅着嘴,可他们最后却谈了一场真正的恋爱,这多么理想化,又多么令人期待。
无论怎样,先让我高兴一会儿,已被结局樱花树下的二人甜死。于我而言,我也和谷口巧一样有一些无论如何无法接受的事情,但就算我的父母能够供养我一辈子,我还是会去工作的;无论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,要做一个自己瞧得起的人不是不可能,要不做行尸走肉也不是不可能;最后,尊重他人,追问世界。难得鸡汤一次,就当是以此为誓吧。

评论0/300

  • 发布

全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