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忧杂货店

解忧杂货店


作者:(日)东野圭吾 /

出版社:南海出版公司

原作名:ナミヤ雑貨店の奇蹟

译者:李盈春 /

价格:39.50元

出版时间:2014-5

页数:291

装帧:精装


暂无评分
喜欢

现代人内心流失的东西,这家杂货店能帮你找回——

僻静的街道旁有一家杂货店,只要写下烦恼投进卷帘门的投信口,第二天就会在店后的牛奶箱里得到回答。

因男友身患绝症,年轻女孩静子在爱情与梦想间徘徊;克郎为了音乐梦想离家漂泊,却在现实中寸步难行;少年浩介面临家庭巨变,挣扎在亲情与未来的迷茫中……

他们将困惑写成信投进杂货店,随即奇妙的事情竟不断发生。

生命中的一次偶然交会,将如何演绎出截然不同的人生?

如今回顾写作过程,我发现自己始终在思考一个问题:站在人生的岔路口,人究竟应该怎么做?我希望读者能在掩卷时喃喃自语:我从未读过这样的小说。——东野圭吾

东野圭吾

日本著名作家。

1985年,《放学后》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,开始专职写作;

1999年,《秘密》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;

2005年出版的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史无前例地同时获得第134届直木奖、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,以及年度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第1名;

2008年,《流星之绊》获第43届新风奖;

2009年出版的《新参者》获两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第1名;

2012年,《解忧杂货店》获第7届中央公论文艺奖。

2014年,《祈りの幕が下りる時》(暂译《祈祷落幕时》)获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。

  ★如今回顾写作过程,我发现自己始终在思考一个问题:站在人生的岔路口,人究竟应该怎么做?我希望读者能在掩卷时喃喃自语:我从未读过这样的小说。
  ——东野圭吾
  
   ★《解忧杂货店》是东野圭吾罕见的幻想小说。
  ——《每日新闻》
  
   ★《解忧杂货店》是人与人真诚面对时产生的小小奇迹,希望更多人能知道这个故事。
  ——《解忧杂货店》舞台剧导演兼编剧成井丰
  
   ★我是为了打发时间才买这本书,但读着读着竟泪流不止。对我来说,这是一部奇迹的小说。
  ——(50岁男性读者)
  
   ★本作让我再次感到,人无法独自生存,必须要相互支撑才能活下去。
  ——(20岁女性读者)
  
   ★这是一本我也想让自己的孩子阅读的作品。
  ——(40岁女性读者)
  
   ★有时伤害,有时相助,人们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与他人的人生紧密相连。
  ——(20岁女性读者)
  
   ★东野圭吾正是适应了时代的要求,其作品情节紧凑,故事展开快捷,逼人之气力透纸背。
  ——《读卖新闻》
  
   ★凭着超强的情节和超强的人气,东野圭吾将万千读者聚集在图书周围。
  ——《朝日新闻》
  
   ★东野圭吾对情感的刻画常常跟紧张的推理悬念扣在一起,处理得出人意料,不落俗套。
  ——《新民晚报》
  
   ★东野圭吾是由不屈的坚持淬炼出的奇迹。以读者的角度而言,能与东野圭吾这样的作家共处同一个时代,真是宛如奇迹一般的幸运。
  ——林依俐(知名出版人)

  “真走运!”正在查看佛龛抽屉的翔太叫道,“有蜡烛,这下不怕黑了!”
  翔太用打火机点上几根蜡烛,摆在房间四处,房内顿时明亮了许多。敦也关掉了手电筒。
  “总算松口气了。”幸平在榻榻米上盘腿坐下,“现在就等天亮啦。”
  敦也取出手机,看了眼时间。凌晨两点半刚过。
  “哟,里面还有这种东西。”拉开佛龛最下方的抽屉后,翔太翻出一本杂志,看样子是过期的周刊。
  “给我看看。”敦也伸出手。
  擦去灰尘,敦也重新审视着封面。一名年轻女子在封面上微笑,大概是演艺明星吧。他觉得自己仿佛在哪儿见过,仔细打量了一会儿才想起来,是个经常在连续剧里出演母亲角色的女演员,现在应该已经六十多岁了。
  敦也把周刊翻过来,查看发行时间,发现是在距今约四十年前。他把这事告诉翔太和幸平,两人都惊得双目圆睁。
  “真厉害!那个年代都发生什么事了?”翔太问。
  敦也翻看着内页。周刊的样式和现在没什么区别。
  “手纸和洗衣粉遭抢购,超市一片混乱……这个好像听说过。”
  “噢,这我知道。”幸平说,“是石油危机。”
  敦也扫了一遍目录,又翻了翻彩页便合上周刊。里面既没有明星写真,也没有裸女艳照。
  “这家人是什么时候搬走的呢?”把周刊塞回佛龛的抽屉,敦也扫视着整个房间,“店里还有少量商品,冰箱和洗衣机也都在,似乎走得很匆忙。”
  “准是连夜逃跑。”翔太断定,“没有客人上门,欠的债却越来越多,然后某天夜里就收拾细软跑路了。嗯,总之就是这么回事吧。”
  “也许吧。”
  “我饿了。”幸平可怜巴巴地说,“不知道附近有没有便利店?”
  “有也不能去。”敦也瞪了幸平一眼,“天亮之前就在这儿老实待着。你睡上一觉,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”
  幸平缩了缩脖子,抱着膝盖。“饿着肚子我睡不着呀。”
  “而且榻榻米上全是灰,叫人怎么躺啊。”翔太说,“至少要找点东西铺在上面。”
  “你们等一下。”敦也说着站起身,拿上手电筒,来到外面的店铺。
  他在店里转悠着,用手电筒照着货架,希望找到塑料苫布之类的东西。
  货架上有卷成筒状的窗户纸。敦也心想,把这铺开可以凑合用用,于是伸手去拿。就在这时,背后传来轻微的响动。
  敦也吓了一跳,回头看时,只见一个白白的东西掉进卷帘门前的瓦楞纸箱里。用手电筒往纸箱里一照,似乎是封信。
  一瞬间,敦也全身的神经都紧绷起来。信是从投信口丢进来的。三更半夜,又是废弃的屋子,不可能有邮递员来送信。可见,有人发现敦也他们躲在这里,并且有事情要告诉他们。
  敦也做了个深呼吸,打开投信口的盖子,向外张望。本以为说不定已经被警车团团包围,不过跟预想相反,外面黑沉沉的,杳无人影。
  稍稍松了口气,敦也拾起那封信。信封正面什么也没写,背面用圆圆的字体写着“月兔”。
  拿着信回到和室,给翔太和幸平看过后,两人的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。
  “这是怎么回事,不是原来就放在里面的吗?”翔太说。
  ……

第一章 回答在牛奶箱里
第二章 深夜的口琴声
第三章 在思域车上等到天亮
第四章 听着披头士默祷
第五章 来自天上的祈祷

评论0/300

  • 发布

全部评论